【一期婶】慕期 7 心意相通

-审神者有名字,但出现不多。

-想写和自家一期哥谈恋爱的小故事,甜甜的那种。

-文笔为0。

-随时卡文,不定期更新……





 

我把自己的心思都告诉了三日月。虽说他整天笑呵呵的捧着茶坐在执务室当个大型手办,工作上一点忙都帮不上,但给我的感觉是他一眼就能看破事物的本质,活的比谁都明白。他答应了我让他当帮我试探一期的人,毕竟悠哉的老年人生活也是需要一些调味剂的。虽说这个事肯定是鹤丸来更合适一点,他主意多,但是太闹腾了,想想很久之前他当近侍的那次,我一整年的惊吓都集中在了那一天,他毛遂自荐我都不会同意。况且也是三日月来了之后一期才开始不对劲的,这个人选就更合适了。

 

其实风险还是很大的。成功了,在一起,皆大欢喜。失败了,也就是他对我并没有感觉,之前的种种关心和照顾都是近侍的职责所在……我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至少绝对变不回以前那样的关系了。

打直球?想起之前我各种找机会想告个白,不是被旁人打断,就是自己突然变怂。

如果我不怂,大概会变成这样:

“一期哥,我喜欢你。”

他惊讶,随后温柔的对我笑:“主殿厚爱,感激不尽,我也很喜欢您。”

用脚想都知道他所说的是哪种意义的喜欢。

 

实施计划之前,我偷偷观察了他两天。

种田,一切正常。

喂马,没有异样。

手合,和平时依旧。

半夜,我偷偷溜到他房门口,拉开一个门缝打算看看他的睡眠质量,谁知道他醒着。一句“是秋田吗?”把我吓了一激灵,飞快的跑了回去。

 

 

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铺上软软的墨绿色垫子,我拉着三日月坐在大广间门口的位置,阳光正好,我披着件单衣,二人悠哉的喝着下午茶吃着茶点。

一期作为近侍的时候,趁着我午休,这个时间应该会将洗好的衣服拿去晾晒,晾晒的路线一定会经过大广间,不做近侍这几天,我悄悄观察,他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听到隐约的脚步声,我没有转头,余光瞄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假装伸了个懒腰,把自己的声音放大了一些,对三日月说:“爷爷,我有点困,借你肩膀用下。”然后轻轻地靠上去,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到了大概离我们三四米的距离。

“嗯,可以。”三日月配合我,放下茶杯,还用手拍了拍我的头。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顿了顿,三日月的肩膀动了两下,大概是在冲着一期点头打招呼。然后声音逐渐走远。

我立刻睁眼,看了看他离去的方向。

“呐呐,有没有看出什么?”

三日月轻啜一口茶,摇摇头:“并无异样。”

 

我随即泄了气。他若不是隐藏的太好,就是丝毫不在意我的事情,那些我认为不对劲的行为可能也大多都是错觉。

眼前递过来一串团子,三日月笑着安慰我:“嘛,别消沉。”

我接过团子,拿着底部的木钎在手里转。

“爷爷,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他,怎么办……”

“那么……霸王硬上弓如何?”

???

突然听到另外一个人的说话声,我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我怕不是幻听了?

三日月摇摇头,指了指地板。

突然从我面前的廊下滑出一个人头,双眼还对着我眨了眨。

吓得我“蹭”的站起了身,此时此刻好想把他踹回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鹤丸从里面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睡午觉喽。”

 

大意了,我应该把周围先检查一遍的,现在又多了一个人知道了这件事。这种情况下,要么杀人灭口,要么拉他入伙。但灭口是灭不掉,拉他入伙显然是自找麻烦。

 

鹤丸从旁边跳上来,搭上我的肩膀:“主上,一期这种类型呢,就要硬上,仗着你主将的身份,他是不会不从的。”

我嫌弃的拍掉他的手,这是什么馊主意,我要是敢硬上,早就不在这里磨磨唧唧了。

“不许捣乱,不然还罚你喂马一个月。下午一期带队去出阵,队员有你,现在去准备!”他还想再说什么,我把他三推四推给推走了。

我看了一眼旁边吃团子的三日月,深深地叹了口气。

 

 

即将出阵的队伍,如果无特殊事情,我都去送一送,确保准备妥当。

和三日月走到传送台,一期他们已经准备完毕,看见新来的莺丸,我突然想起御守还没有给他,除此之外的队员初来本丸就已经佩戴好了。

从口袋拿出御守,我疾走了几步,下台阶的时候没有看路,脚下一滑就要往后栽去。

我看到远处的一期飞快的朝我这边跑过来,但是背后出现了一只大手,稳稳地拖住了我的后背,让我靠在了他的怀里。

我扭过头,是三日月。

对,他一直跟在我身后来着。

“主上无碍吧?”三日月扶着我站好。

“吓、吓死我了……”我拍拍胸口,想离开他,谁知他却拉住了我的手臂。

“不要动,主上的头发粘了个东西。”三日月右手扶着我,在我左耳轻声说着话,另一只手在我头上摘下了一小团白毛。

一期在我安全之后停在了离我们几米处的位置。

他在看着,我靠在三日月的怀里,三日月还特别暧昧的替我摘去头发上的东西。

不、不太妙。也不提前跟我说,爷爷你这一招有点大了喂!我挣扎着想要起来,所幸他摘下那撮白毛就放开了我。

“主殿,那我们出发了,我不在的时候,弟弟们就拜托您了。”

也没等我回话,他启动了时间轴,六个人“嗖”的消失在了传送台。

一期转身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他嘴角笑的弧度变成了一条直线。

 

 

 

预计只需两个小时的战场,但过了晚饭时间他们还没有回来。我隐约有一个不好的预感,独自在传送台焦急的等待着。

一刻钟,两刻钟……我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突然,金光闪过,六个身影出现在本丸。我一眼就看到那一头蓝发,但是为什么是鹤丸在架着他?

“主上,快!一期受了重伤!”

我脑袋“轰”的一下,攥紧了拳头,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让莺丸和鹤丸把一期送到了手入室。

他的意识有些不清醒,军服外套破了许多处,衬衫混着红色液体不整齐的贴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还渗着血。

“啊……火焰……”

我立即握住他的手,安抚他:“没有火焰,一期哥,我在这,没事的没事的。”

他听到我的声音,头朝着我这边转了过来,回握了一下我的手,昏睡了过去。

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我将他的本体放好,用灵力加速修复着刀身上的裂痕。

看着他身上的伤口随着刀身裂痕的消失逐渐愈合,我悬着的心才终于放平。

 

据鹤丸描述,战场上出现了本不该存在的检非违使,而莺丸初来本丸,战力不够又没有佩戴御守,一期作为队长承担了大部分的攻击,经历了艰苦而漫长的一战,虽然胜利了,却受到了重伤。其他人在队长的极力掩护下,只是受了轻伤。

 

我将报告写好递给了狐之助,拜托他上报此次的异常。

两天了,出阵的队员已经全部恢复,但一期仍然在昏睡。

推开手入室的门,一期躺在那里均匀的呼吸着,各处的伤口都已经治愈,不知道哪里出了异样,我怎么叫他都不醒。

“是生我的气了吗?为了试探你的心意拉着三日月瞎胡闹。”我背靠着他躺着的床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抱着一个不好的心情去了战场,又偏偏出现意外,碰上难缠的敌人,要是我也会不高兴。”

“但是你能不能别这样一直睡着……”我用袖子擦去脸上大滴的泪珠,“就算生气,也别用这个方式……”

“你若醒了,我一定好好跟你说喜欢你……就算你拒绝我……”哽咽到说不出话,我把脸埋进膝盖,无声的抽噎。

 

“主殿……?”

我从膝盖中抬起头,猛的站起来,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刚刚还在睡着的人从床上下来,站在了我的对面。

我睁着哭肿的双眼再三确认他醒过来了,一把抱了过去。

“一期哥!”一时因惊喜停住的泪水此时又涌了出来,“…太好了,终于醒了……”

“如您所见,我已经安然无恙。”感觉有好久没听到他温柔的声音了,“主殿对我的心意,我已全然了解了。”

我放开抱着他的手,刚刚我的话都被听到了?!慌忙捂住自己通红的脸颊,只露出眼睛。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在您进来的那一刻。”他面带笑意,注视着我的双眸仿佛能将我融化。

说实话,我想逃,现在这样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那、那你的心意呢?”我忍住想逃跑的冲动,这次无论如何也得把话说清楚。

我看到他耳根处升上一丝绯红,“自从您任命三日月殿为近侍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发现,自己爱慕着您。”

什么?

早知道如此,那我瞎折腾个什么劲儿。

 

“但是……”他垂下眸子,“我以为您对三日月殿……”

我的天呐……!差点就搞砸了。

“如果我今天没有说那些话,你是不是会一直以为我喜欢三日月,把自己的想法埋在心里再也不说出来?”我吸了吸鼻子。

 

沉默。

 

我险些亲手送走了自己爱情,想回到过去打死那天的自己。

 

我上前一步,抱住他的腰,额头抵到他身上,嗅着衣服上好闻的肥皂香味,“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两情相悦,一期哥,谢谢你喜欢我。”

他双臂环住我,用轻柔的声音对我说:“主殿,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在这个美好的秋季,我终于得偿所愿。





评论(7)

热度(8)

©慕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