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婶】慕期 1 初见

-审神者有名字,但出现不多。

-本丸无刀匠设定。

-想写和自家一期哥谈恋爱的小故事,甜甜的那种。

-文笔为0。

-随时卡文,不定期更新……






眼前是一片朦朦胧胧的世界,所有的事物都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游乐场里满脸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儿童和看着自家孩子一脸宠溺的家长身上都笼罩着一层暖暖的白色光雾。



我顺着深灰色的方格砖铺的路,走过一个又一个伴随欢声笑语的游乐设施,茫然的寻找着什么。



突然我被一股神秘力量推进了一场演奏会,像是突然从哪里穿越过来突然显现一般,但我身侧的人全部都无动于衷,他们好像看不到我,都在专注的倾听台上人的演奏。我对于观众席并没有座椅这件事仿佛并不意外,站在人群中,抬头望向舞台,此时的演奏已然结束。



我一眼就被台上那位一头水蓝色短发的人吸引,身着黑色礼服的他此时正把肩膀上的小提琴拿下来收好。我着迷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待眼神恢复清明时,他已经步下台阶穿过观众席缓缓向我走来。



周围的人和物体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我和他面对着面,置身于一个清透安静的世界,脚下的镜面映照着头顶的蔚蓝和柔云,传到耳边的只有微风拂过发丝的声音。我对上他温柔的蜜色眼睛,无需言语,读懂了他传达给我的所有爱意。







鸟叫的声音,我抱紧被子,不想睁眼,还好睡前窗帘拉的比较严实,并没有多少刺眼的阳光透过缝隙溜进我的屋内。我躺着伸了个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感觉刚才做了一个奇妙的梦,还想再回味一下。


伴随着“主——上——”的敲门声,我知道我的懒觉是睡不成了。

“什——么——事?”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依旧没有睁眼,懒懒的回应门外的近侍。

听到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什么什么事啊?是谁昨晚叮嘱我8点过来喊您起床的?现在都已经9点钟了。”

嗯?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用手揉了揉眼角,好像是有这回事来着。

“那你怎么才来叫我。”慢慢坐起来看到外面有个背对门双手抱胸的影子,知道他不会进来,伸手勾起床边叠的整齐的布料,开始穿衣服。


门口的人半天没有回应,待我将自己打理好,被子叠上,才传来比刚才分贝稍小的声音。

“睡、睡过头了。”

“国广不在,是不是不太习惯啊?”我拉开门,微微仰头笑着看和泉守一脸窘迫。

最近资材紧缺,我让堀川国广带领着短刀远征去了,看眼前近侍的情况,考虑要不要把他换下来。

“又不是小孩子。”

我勾了勾嘴角,但除我之外,你是本丸里最小的。


去厨房拿了光忠给做的豆沙饭团,我跟和泉守走向了锻刀室。


其实很想和其他刀一起吃早饭的,奈何他们起的太早,我又懒得早起,索性放弃了这个念头。




叼着饭团指挥和泉守抱了不少锻刀材料扔进了炉子里,我自己又添了点玉刚进去,心里想着三日月不奢求,来把一期一振也好。


时间:3小时20分。


看到这个数字,我嘴里的咀嚼停滞了2秒。

一口把饭团塞进嘴里,翻箱倒柜,加速札!我的札呢!

一张符纸伸到了我的面前。

和泉守,好样的!我感激的用眼神对他表达自己的心情,没忘将手里的加速札贴到炉子上。


一期一振一睁眼大概就是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满嘴塞着饭团鼓着腮帮子的呆滞少女和一个略微惊讶望着他的近侍,还有旁边被翻得乱糟糟的储物柜。


“我是一期一振…”蓝发。

“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蜜色的眼睛。

“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温柔的眼神。


和梦里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


我动动嘴唇想要说话,发现嘴里的饭团还没嚼完!




执务室。

我托着下巴,手指扒拉着桌上一堆文书旁的盆栽叶子发呆。


是的我跑了,用此生自认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锻刀室。跑出来的那一刻我下定决心,从此以后绝不在锻刀室吃早饭了。谁愿意在这么好看的人面前鼓着腮帮子吃饭团,嘴边还沾着饭粒。

没错我嚼完嘴里的饭团擦嘴的时候还发现了嘴角的饭粒!形象毁了形象毁了形象毁了!


一期一振肯定认为他的新主人是个吃货。

……不,我不是,我没有!


我沮丧的趴在桌子上把脸埋起来,话还没说上一句就跑了,他可能觉得我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个毫无礼貌的吃货。


苦闷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成堆的文件,烦躁的转着笔。


咚咚。


敲门声。


“和泉守吗?进来吧。”拿起一张文书准备处理,一期一振那边等冷静一点再去打招呼吧。


“主殿,我是一期一振。”


我倒吸一口气。


“你你你等一下!”慌忙站起身,拿起镜子,用手指捋顺刚被自己揉乱的头发,低头看自己衣服穿戴还算整齐,一听是他精神紧张的要死,去开门的时候还被桌腿绊了一下。


“和泉守殿刚刚向我介绍了本丸,想着还未向您好好打招呼……”

“不不不,是我没有向你打招呼。其实是突然想起有一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事要去处理,你刚来我就跑走真是非常抱歉!”随口编了个借口搪塞一下,面对身着华丽的军服和认真倾听我说话的一期一振,我都不知道眼睛该放在哪。


“主殿无需道歉,我还以为做了什么令您困扰的事,没事真是太好了。”他好像微微松了口气,冲我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初夏早晨的阳光并没有那么热,但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快融化了?


评论(7)

热度(8)

©慕期 | Powered by LOFTER